可植入式智能手机:现在,我们几乎已经实现与手机24小时虚拟连接,那么与手机实现物理连接会怎样?2013年,艺术家安东尼·安东尼利斯(Anthony Antonellis)将RFID晶片植入自己的手臂中,成为“数码纹身”,用以储存和向智能手机中转移艺术品图片。研究人员也在试验嵌入式传感器,将人体骨骼变成活体传声器。其他科学家正研究眼睛嵌入设备,可以通过眨眼捕捉图像,然后将其发送到任何本地存储设备中。如果将智能手机植入体内,显示屏应出现在哪里?知名跨国软件企业Autodesk的技术人员正测试一种系统,它可以通过人造皮肤展示图像。图像也可能出现在你的眼植入设备中。   治愈芯片:现在,患者可以使用与智能手机应用直接相连的网络植入设备监测和治疗疾病。波士顿大学正测试一种新的仿生胰腺,可植入针头上附有微型传感器,它可与监测糖尿病患者血糖水平的智能手机应用直接对话。伦敦科学家正开发一种胶囊大小的电路,它可监视肥胖病人的脂肪水平,生成让他们感觉吃饱的遗传物质。这种电路有望取代当前手术或其他减肥方法。还有数十个团队正研究可监控心脏状况的植入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