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就逛到了这,看了两天大家发的故事。我觉得其中说的一些东西,跟我小时候见着的真的很像。   先说说亲身经历的吧,大家别嫌我啰嗦,下面所说的可能有点多,是因为我想尽力地真是且完整的讲出这个事情发生的一切一切,其实我只记得那个时候还在上小学,今年我25,为什么我说是9岁的时候撞见的呢,原因就我姐比我大将近6岁,我记得那个时候她在读初中,因为要中考了,初3的时候是要上晚自习的,那个时候农村的电视台就是黑白,而且只能收那么2 ,3个电视台,每天到了晚上12点事要停台的,我加那个时候收的是县台,每天晚上都有一部电影,到12点准时停台,我依稀记得我妈之前就在催促我姐姐叫她早点睡都要中考了,我姐姐去睡了之后爸妈还有我一直在看,直到12点准时播完然后停台。 因为电影好看,我就一直憋着尿,电影一完了我就马上跑出房子,我家前面有条路,我们四川人管那个叫院巴,跟院子的意思差不多,但是不是北方那种围起来的那种四合院,所以下面我就管那路叫院巴了。我家周围都是有人家的,院巴边上有棵树,什么树我忘记了,但是绝对不是洋槐树哈,因为我清楚地记得离那颗树可能就两三米远的地方才真正有一颗,呵呵。那棵树是我家邻居的,我家大人跟我讲过那种树是属阴的,用我妈跟我讲的话也就是如果那种树附近发生的什么事情,比如死人啊,那树就会容易出问题,如果没发生哪些事情的话就没事,我妈讲树有原话是:·······李子子树下抬死人,前面是杏子树什么,跟讲洋槐树时一起讲的,所以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惦记着怎么把那颗树给解决掉,砍是无能为力了,就想了一办法一直在那颗树下撒尿想把它浇死,后来养成习惯了连带着附近的几棵树叶遭了殃。其中一颗就是我最前面提的那颗树······好了,地点环境也交代完了,就进入主题了。   猴急地跑到最近的那颗树那,我家院巴是算在自家宅基地里的,而且邻居要过路,所以我不可能把尿撒在路上,再加上因为很怕黑又很尿急,(虽然有照明的灯,但给我的感觉还是很昏黄的)所以我就在在院巴边上那颗树脚撒尿,撒到一半,其实当时真是挺害怕的,在这事之前也常常这么干,就老想自己左右两边有啥东西没,我家前后左右都有人家,前后挨着近所以没感觉,可是左右两边是路,右边不远通向一个老祠堂,左边通向田野,我一直都不敢向左右张望的,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老想。事情发生这天晚上我也跟以前一样老瞎想,就想着快撒完了事跑回屋里去。但是人有的时候是真的越想什么越来什么,快撒完的时候我就听见我家左边邻居家那条白狗在一个劲的咬,本能反应就一回头看了过去,这下好玩了,汗毛都竖起了,头皮跟炸了一样(过电发麻),现在回想起来都发麻,我才知道平时猫的毛事怎么立起来的了,原来人也可以!我当时去找那狗,邻居家那狗一直是以凶狠著称的(黄眼狗),只认他们家人和我家还有我大伯家总共三家人,就算你平时喂它再多东西,再远哪怕一点点的人家都照咬不误!    所以邻居家就用一条很大的铁链然后在他家院巴左右的树上穿上一铁丝把套狗的铁链挂在上面,这样狗就可以左右跑动看家而又不超出他家范围,当时我顺着那铁链就把狗找到了,我可以肯定我是听见先是铁链猛的一响,然后那狗就开始狂吠,虽然我现在关于这个细节的前后已经模糊了,但是这事发生之后我就一直在提醒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要忘了,所以但凡朋友们讲这些的诡异的话题的时候,我就必需的要拿出来讲一讲,就这样从小学讲到了初中然后高中···大学直到工作后在公司讲。所以就算以后老糊涂了我应该也还是记得的。   最后我终于找着了狗,也找着了它在对着咬的东西,就在它的正面,也就是我的左面,那东西离它可能有三米左右的距离,我离那东西有10米多一点的样子,那白狗当时已经立起来了,因为有链铁子拉着前腿都不带沾地的,就在那立着咬,我看见那东西是什么样的呢··········一身白袍,一头白发,(现在头皮又发麻了),我看不见它是怎么走路的,我能肯定膝盖绝对没有弯曲,我没看见脚,一头白发记不清具体有好长,但是绝对把胸也就是上半身遮住完了的,看不见脸,头低着,我的感觉是有点像电视里吊死的那形象,请记住了我绝对没有在骗故事也不是受电影影响,然后狗就一直在往那东西身上扑,但是扑不到,我当时是真被镇住了,那东西居然对狗完全没反应,就一直飘!给我的感觉就是飘,向我的方向飘过来,补充一点我跟那东西不在意条院巴这条路的直线上,是平行的,可能相距五米的样子,但是飘的大方向是我这边,没有手,跟脚一样长长的袍子全给遮住了,手虽然被遮住了但是感觉应该是有的,腿有没有就不知道了,但是还是要再强调一下它绝对没有脚,那是因为它根本就不是在走!我看见的袍子下面是空的!讲了这么多次,每次都会把自己给讲的毛骨悚然,现在我眼睛有点湿润。。。。。。   上面讲的接触时间应该不会超过5秒,这个我是真记不起具体时间有好久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应该是有种颠覆世界,世界崩溃的感觉。反正我反应过来之后尿还没撒完,提着裤子就往屋子跑,去叫娘去了,但是跑得时候我不敢叫,我怕惊动它,因为我感觉的时那东西没看见我,不是因为它埋着头也不是因为头发遮着,但它给我的感觉就是属于这个世界,但是这个世界不属于它的感觉。   我回去叫我妈的时候,我妈出来也就前后10秒,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当时是没敢再出去看。(应该是没再出去,回头打一电话回家问下我妈),当时我妈可能也有点害怕,但是我妈是亮着嗓子出去的,话的类容是,我就要看看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老子才不得怕!     最后解释一下,我妈是那种说做就做,做事雷厉风行的女人,大步就出去了,至于为什么我爸不出去,好像是因为我爸是个党员,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他压根儿就不信。但是我妈心底应该是信的,(那段时间我爸爸身体不好,我妈也不会让他出去。)但是又由于自己没见过所以一直在摇摆,虽然她嘴里一直不承认:信则有不信就没有。我妈当时给我的说法就是哪有啥子鬼?说是我眼花,说是我家后面那家人的男主人晚上放秧田水才回来。可是我到现在还记得那绝对不是同一个人,根本就没法扯到一块。   之后隔了一段时间我妈又让我迷惑了,又甩给我哥解释:老人家说过的,小孩子火气弱,容易看见那东西。等你长大点长成小伙子火气旺了就看不见了,而且就算见着了也不要怕,其实它也怕你,来句我妈的话:恶鬼害怕蛮挡公!我解释一下蛮挡公是什么意思,四川话里是发这个音的。字是我根据自己的理解勉强凑的,MDG应该是野蛮,有胆气,天不怕地不怕那种人。说到这我的第一反应就算,2愣子,杀猪匠人··张飞。    反正没隔好久之后晚上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我还是在那撒尿,(小学哈),我在那撒尿的时候依然会想,唯一不同的是我会一直看着我左手边的那个方向。我是又希望它出来又不希望,但是我已经无数次的说服自己,如果它再出现我一定要冲上去看个究竟,与此同时我肯定要壮胆地吼上一句:有鬼啊! (我妈教了我一绝招:见着鬼,人要咬破自己的中指,把血甩到它身上。当时还小,长大一点后突然想到万一是个吸血的呢?但是从此以后我真的是喜欢加依赖上了红色,鞋子,袜子,T-SHIRT,外衣······)补充一点我是穿着红色的T-SHIRT写完这个东西的。   后面还有一些是听别人说的,也有一件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后面讲了,好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