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下午,空气沉闷,天色阴暗,过不了多久就会下雨了。此时郭跃正在河边钓鱼。钓鱼是他的爱好,而且根据他多年的经验,这种阴暗闷热即将下雨的天气,更容易钓到鱼。   果然不出他所料,很快他就看到河面鱼漂在动,手里的鱼竿也在动,好像有条不小的鱼儿在扯线。郭跃惊喜地往回拉,却拉不上来,纳闷是不是鱼太大,被水里什么东西挡住了。   一向胆子大的他,脱了长裤就往水里钻。顺着鱼线的大概方向,他游到了一座布满苔藓的大石块边,看见鱼线确实被石块勾住了。他伸手正要解开鱼线,猛地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个头发蓬乱的女人!那女人藏在石块后面,一双杀红的眼盯着他,仿佛时机一成熟就会扑过来!   郭跃全身一阵发麻,慌忙返身往上游去。此时那女人猛地朝他游来,伸手要抓他。   好在,郭跃水性不错,抢先上了河岸,拔腿就跑。那女人显然没法里开水,眼见猎物逃走了,狠狠瞪了一眼郭越,回到了水底。   几天后,是个雷雨天,玩游戏到半夜12点的郭跃,伸伸懒腰,准备上床睡觉。   突然有人敲门,一下一下,不快不慢,很有节奏。   那么晚了,还会有谁呢?郭跃从门上的凸透镜向外瞄,只见外头站着一个人,那人撑着黑色雨伞,把脸和上半身都挡住了。再看那人下半身,破破烂烂的灰色裤子,还沾着泥巴,连鞋子都没穿。这样的一身打扮,郭跃留了心眼,他不愿开门。见他不开门,那人由有节奏的敲门,变成了烦躁杂乱的拍打。郭跃更是打死也不敢开了!   拍了许久,那人停了下来,就一直站在那里,无声地僵持着。   就这样一直到天快亮了,雨也停了,那人才无声无息地走开。   从那以后,每到下雨天,大半夜,那个人就会来敲郭跃的门。   而且郭跃奇怪地发现,他屋里的时钟,无论是手机里的,还是手表上的,还是墙上电子钟上的,老是比标准北京时间要慢6分钟。他一一调回去,转个身回来,又慢6分钟了。好在,电视上的时间是标准的。   那个人,就这样来了第一次,然后第二次,第三次……直到第8次后,不堪折磨的郭跃,终于去找了一个阴阳师来帮忙。   听他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阴阳师低头思考了好一会儿,说:“你遇上的可能是诈尸鬼!那些活着时遭人迫害而被淹死在水里的人,死后冤魂不散,就变成了水鬼。要是那人死的时候正好是晚上12点,且又打着雷下着雨,它就会变成更凶猛的诈尸鬼!变成诈尸鬼后,它们会有意无意缠上一些人。”   “诈尸鬼只在雨天才能出来,而且是半夜12点敲人的门。敲了8次后,它不会再敲,下一次直接从窗口潜入屋里,取人性命!到了那一次,不管你躲到哪里都没用,它都会趁只有你一人在室内的时候,缠上你,取你性命,绝不作罢!”   听完这话,郭跃已经惊恐得全身发抖,因为诈尸鬼已经敲过他的门8次了!他一把抓住阴阳师的胳膊,哀求道:“大师,你要救救我啊!”   阴阳师又说:“如果第9次它在半夜12点之前没有取得你的性命,一旦超过12点,你就得救了,它以后再也不会来了。我们这样……”   第三天,又是阴雨天!郭跃知道,今晚诈尸鬼必定会来找他!他正忐忑不安地盘坐在客厅地板上的红色圈内。这红圈是阴阳师用朱砂画成的。阴阳师叮嘱他:傍晚过后,就坐在这个圈里,闭上双眼,口念咒语,无论听到身边有任何动静,都不要睁眼!12点一过,他就安全了。”   交代完这些,阴阳师就走了,他要把郭跃一人留在家中,那样诈尸鬼才会来。   夜幕降临,果然暴风雨卷席而来。郭跃紧闭双眼,口念咒语,却始终无法集中精力,脑子里想这想那。忍不住眯开眼悄悄瞥一下窗口,又记起阴阳师叮嘱过的话:要是念咒语不专注,布下的红圈就会失去效果。他立马又闭了眼,继续念起咒语。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到现在不知道已经过去多久了了。他只觉得,简直比侏罗纪时代还漫长!备受煎熬的郭跃,好想知道,快到12点了吗?离12点还有多久?带着焦急,渐渐地却困了,昏昏欲睡起来……   突然,外面传来阵阵若有若无的说不清的声音。   声音渐渐变得清晰,变得响亮,彷佛就在他耳边——   嘘——嘘——   是呼吸声,还是其他?声音越来越凄厉。   只听窗门被打开,有什么爬了进来,然后是“吧嗒——吧嗒”的走路声。郭跃恐慌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他彷佛已经看见那诈尸鬼正缓缓向他走来。不行!他一个定神,加紧念起咒语。随即,嘘——嘘——声停了,走路声也停了。房间里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半个小时,或许是几分钟,满身大汗的郭跃慢慢睁开眼,两只杀红的眼珠就在他面前,盯着他!发肿溃烂的身体,零散挂着一些深绿色水草,烂掉的口子,淌着粘稠的脓水。   一阵阵反胃,但郭跃知道,这就是诈尸鬼!可是,它是怎么靠近郭跃的?他很快明白过来了:从窗外泼进来的雨水,把地上的红圈打湿了!来不及多想,他口中默默酝酿了许多口水,直接吐在诈尸鬼脸上。诈尸鬼疼得手掩住脸,嘴里发出“嘶嘶”声,被口水灼化的脸,脓水不停流下来。   带着满脸痛苦,诈尸鬼“嘶嘶”地从窗口潜走了。   郭跃庆幸想道:好在阴阳师教过他吐口水这一招!   看一眼墙上的电子钟,11点57分!还有三分钟,他立马集中精力,闭眼继续念咒语。   “叮叮叮……”墙上的电子钟,终于响起来,12点了!为了确保万一,他继续念咒语,就等阴阳师来叫他了。   好一会儿,阴阳师敲起了他的门:“郭跃,你还好吧?时间已经过去了,可以开门了。”   郭跃看看电子钟,确实,已经12点04分了。走近门边,他又谨慎地从凸透镜往外瞄了瞄,没错,真的是阴阳师!终于,他吁了口气,打开了门。   就在开门这一刹,他猛然想起:他的电子钟一直慢6分钟!   最后的郭跃,看到门口那阴阳师,是打着赤脚的……